北京零点后

文 / 王天挺

很少有人能清醒地意识到,眼前这片隐身辉煌灯火之后的夜幕,既收获着生命,也迎接着死亡;它有着与生俱来的混乱,也有着与之抗衡的秩序;它成批量地生产繁华与梦想,也制造同等规模的欲望与颓丧;它冷眼旁观失败者的挣扎,也不吝于分享实现梦想者的喜悦。

新生命的诞生总是伴随着愉悦、痛楚与混乱,在深夜里尤是如此。每当有孕妇送进医院,夜班助产士芦静所在的待产室就响起急促的警铃,正在休息的她会立刻起身撞开产房的门,开始自己的工作。“宝贝儿,再加把劲!”她那音域宽广的女高音在黑夜里有节奏地响起,直到新生婴儿更加高亢的哭声把它盖过去。

在北京的深夜,大多数即将临盆的孕妇都要拨打急救电话,然后搭乘呼啸而来的急救车前往医院,接受助产士们的帮助。急救车上的标准人员配置是一名医生,一名司机、一个担架工。比如在北京市前门大街的急救中心里—这座中心拥有23辆救护车,2辆急救摩托和一架停在大厅里没有螺旋桨的直升机,32岁的值班医生陆毅就承担了这样的角色。

阅读全文

不需要说明书才是好设计

不需要说明书 才是好设计

人们之于大部分的产品同时有两种角色:消费者与使用者。前者强调交易与权利,后者强调使用与经验。人们对消费者角色很熟悉,对使用者角色相对来说较陌生。认识自己的使用者角色是重要的:拥有足够的使用者意识才能够懂得鑑赏设计的好坏。这样的鑑赏力不仅可以帮助自己认出好产品,也是促进产业升级的强大力量。

首先你必须意识到,你购买的产品不只是被製造出来的,更是被设计出来的。你使用任何产品都是为了解决工作或生活中的问题,而确保产品能够解决问题是设计者的责任。使用者当然有个别差异,但差异以外还有更多的相似性。当你觉得产品不够好用的时候,十之八九是设计的问题,而不是你的问题。

阅读全文

无印良品

文 / 柘如

1

提起无印良品,也许一下子就能想到黑白灰色系的简素服装和洁净清淡的卖场。不过无印最早只卖食物和日用品。1980年,创始人堤清二在东京西友商场的食品生活卖场开辟小专柜,首次推出“MUJI”品牌。老辈人还依稀记得有红糖、色拉油、面包粉、咖喱粉、玄米茶、黄桃罐头、鲑鱼罐头、咖啡豆、味噌等等包装简单的食物,与现在的无印食品区别不大。

阅读全文

社交红利

如今的互联网,社交网络已占据了主要的位置。如腾讯微博、微信、QQ空间、人人网、新浪微博、唱吧、美丽说、啪啪等等,都可以算是社交网络,将大部分活跃的人们聚集起来,通过文字、图片、语音等形式分享着身边的事。这些社交网络吸引着更多兴趣相投的陌生人成为朋友结成圈子,也衍生出的海量流量和机会,为业界和创业者提供着源源不绝的新机会。可以这样说,社交网络在将散落在人们中的需求汇聚起来,等待着企业来提供服务。因此,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利用好庞大的社交网络,为企业发展寻求新的动力;如何为企业和创业的人们带来更多社交红利?

阅读全文

北京依然值得留

本文作者 何三畏,《南方人物周刊》主笔,资深评论员,原文发表于腾讯大家。

我在北京PM2.5值达到四百三十的晚上,敲下这样一个题目。十·一长假正要过完,无数聚居北京的有志青年正在候鸟似的陆续返回。他们像一群不收心的孩子,在路上,在上飞机前和下飞机后,就开始抱怨北京——除了空气污染,还有各种情绪。朋友圈好多这样的帖子。我理解这种心情。我想跟他们讨论一下这个心结。

最近几年,经常看到“逃离北上广”的消息,还有很多的这类心情的文章,意指大城市越来越不宜居,而北京尤难。但是,我也觉察到,这些消息基本都来自居住在北京的青年。他们在北京诅咒北京。北京是一个让他们爱恨交加的地方。

我不知道有多少青年在这样的心情下真的卷起被子就走人了,或者另外的一些青年,真被吓的不来了。我希望这只是一种心情表达,不要付诸实施。我的意思是,对于一个满怀志向和野心的青年来说,北京是中国最好的地方,它的种种“不好”,和它的“好”折抵过后,还是值得留下来。

阅读全文

5 Ways to Build Better Relationships With Everyone

Humans are social beings. We enjoy being understood and accepted; feeling that we belong. Maybe that’s why our friends, family and romantic partners are so important to us.

Unfortunately, Western culture values individual achievement over personal relationships. We’re good at finding career success but less than stellar at connecting with other people. As a result, our relationships often suffer.

But wouldn’t you love to rekindle the spark you once had with your significant other? Be respected and understood by your friends? Admired for who you are by your family?

阅读全文

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只能在生活中解决

在这次旅行快结束时,我终于决定要清闲一下午了。其实应该是不得不清闲一下午,因为下雨了,所以取消了去普达措的行程。

找了一个还算安静但是坐下后才发现有苍蝇的cafe,喝着绝对劣质的铁观音,草草翻阅了出发前精心挑选的那本书,最后还是拿起了手机,无聊地浏览那些美好的动态,刚好boss来电话问我旅行怎么样,叮嘱我注意安全,顺便确定我下周一能不能回去工作。

放下电话,我回忆起这几天的旅行。我又思考这次短暂旅行的意义,只是为了旅行?还是在逃避问题?

阅读全文

原研哉的Exformation哲学

原研哉的Exformation哲学

我(原文作者)原本是冲着设计去的,不想却被原研哉这本《设计中的设计》里 Exformation 的概念击中了。如果说 Jack Dorsey 的处世哲学是对一切做积分,那么原研哉的设计哲学就是 Exformation。

 

Exformation

原研哉在这本书里详尽的介绍了由他设计以及筹办的项目,这些项目尽管各式各样,但其背后主要的逻辑却只有一个,即「Exformation」。

简单来讲,「Exformation」是同「Information」对应的词。如果将 information 描述成获取信息的过程,那么 Exformation 就是在获取信息之后,通过深究我们熟知的事物和资讯 ” 将已知转为未知 ” 的过程,即他所谓的「弄懂我们知道的有多么少」。

比如我们熟知的杯子。我们大概能明白一个杯子是什么,但当你开始尝试去设计一个杯子时,你会发现过去你对杯子的认知少了一点确信,你开始分不清楚杯子和碟子之间的差别究竟在哪里——此时你对杯子的已知变成了未知。这样的思考过程并不意味着你之前的 ” 已知 ” 都被推翻,恰恰相反你被统称为 ” 杯子 ” 的事物又加深了一层理解。

阅读全文

没有人愿意把羡慕轻易告诉你

文 / 马德

[ 1 ]

一辈子活下来,常常是,在最有意思的时候,没有有意思地过,在最没意思的时候,想要有意思地过结果却再也过不出意思。或者,换一种表述就是,在看不透的时候,好看的人生过得不好看;看透了,想过得好看,可是人生已经没法看了。

这句话说得并不绕。其实,人生比这个绕多了。

阅读全文

剧本革命:量化的电影与稀缺的创意

文 / 邓喻静

电影制作当然应该是一个有机的过程,不断修正调适,以符合观众的口味。大数据研究将帮我们做出更好的决策,但他们也担心,逻辑和计算最终会取代过去依赖传统和直觉的做法,从而影响影片质量和节目多样性。

在任何行业,具有预见未来的能力都是经营的杀手锏,尤其在高投资并重视回报的影视业。

过去,影视的票房并非铁板钉钉,就算你有一位金牌导演、一个叫座的明星、一个时下流行的创意,但很大程度上还是靠运气,这一局面如今正悄然改变。随着制作电影的成本越来越高,好莱坞也比以往更加依赖数据研究来减少猜测的成分。

这种数据研究属于新媒体最前沿科技的范畴,它在技术上有一个新名词——大数据(Big Data)分析,其本质是能够对数十亿的信息进行分析,从中获得有价值的洞见。人们或许还记得,本届奥斯卡颁奖礼之前,惠普的研究人员就曾根据Twitter上的数据成功预测了好莱坞的票房。而如今,这种大数据分析的方法已经渗透到好莱坞最后一片创意和老派直觉依然当道的领域:剧本创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