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赞”之名,行“无明”之事

以“赞”之名

via SocialBeta , 作者 曾润坤 , 配图来自网络。

人类的社交动机与表征

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提到,除了生理和安全需求之外,人类最渴望的就是“社交需求”了。社交需求应该从人类诞生之时就相应而生,但起初可能是因为单独个体无法抵御自然力量而促发的功能性互助需要,而随着工具不断进化,个体拥有的能量也随之提升,原始的功能性社交作用慢慢演变为通过集体智慧、通过交换来让个体远离生存压力,拥有更多自由的需要。

阅读全文

归属和爱:互联网时代关于用户需求的那点事

归属和爱:互联网时代关于用户需求的那点事

via geekpark

随着基础设施的不断完善以及上层应用的日益繁荣,移动互联网开始在全球大行其道已有几年的光景。当下人们所讨论的话题,也无不围绕着「互联网」这一主题而进行。俨然这已是一种时尚,似乎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想什么,唯有扯上点互联网,才会显得高大上。

其实,对于做产品或提供服务而言,无论在哪个时代,用户需求都是一切行动的出发点。弄懂了用户想要什么,再结合当前时代下工具的能力水平,就几乎可以有针对性地提供创新产品和服务。对于用户需求,我们已经开始懂得区分用户的表面需求与内在需求(比如买车与炫耀),也能够明白在实现需求的过程中手段与目的的微妙关系(比如打井与解渴),然而,由于处在表层的用户需求本身所具有的个体多样性、时间可变性以及文化依赖性,它所表现出来的那些纷繁变化往往让人很容易迷失其中。倘若我们能抽丝剥茧,鞭辟入里,从更深层次上去把握内在的人性与动机,也许会更容易触到用户需求的本质。创新的关键,其实是要理解人性。

阅读全文

社交网络的本质,兼论Google Reader的倒掉

转自 loliBeta

咱国大多数网络公司都想做社交平台。这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之前多次的失败经验告诉我,如果你真想在互联网上做点事情,除非有特别牛B闪闪的产品,那么有两样东西是绝对不能碰的,其中一个叫“社交”,另外一个叫“平台”。而现在的公司,基本都喜欢一次性两个一起做。这背后的价值究竟有多大,请看之前的那篇《产品,渠道》。

平台暂且不说,但是社交,真的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尤其是在当前,中国互联网大的格局已定,很难有比较大的变化的时候,正常的用户使用习惯已定,要让他重新熟悉并适应一个全新的社交网络,确实困难。而通常的做法是,去找那些巨头们还没有涉足的某一块细分的小众市场,比如“手办交易”,然后在里面做出自己的特色。直到有一天,小众市场做大,被巨头们注意到,然后就开始上演“生、死、腾讯”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社交。

阅读全文

俞永福谈互联网思维:传统IT行业最危险

俞永福谈互联网思维:传统IT行业最危险

“我先用互联网思维去蹲个坑。”一位行业内人士这样调侃“互联网思维”这个词。

小米说我用互联网思维做手机,雕爷说我用互联网思维做牛腩,黄太吉说我用互联网思维做煎饼,“互联网思维”这个词烂大街的速度几乎超越了可穿戴设备和O2O,评论家们也纷纷通过对它的吹捧和批判来表现自己高瞻远瞩。

在圈里这个词儿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概念,一年前UC优视CEO俞永福就提出了软件公司的浏览器和互联网公司的浏览器的概念,并预测软件公司的浏览器将死,而互联网公司的浏览器永生。

阅读全文

新浪微博的末路

经常关注科技媒体的朋友,最近应该会发现一件事情,一个从上线以来,一直让各路科技媒体人士密切关注的巨量用户的产品—新浪微博,自从四月底阿里战略投资新浪微博以后,在各大科技媒体的关注度,曝光量,讨论量急剧下降,与其彼此视为眼中钉的对手微信,因为易信和来往的关系,在媒体上的关注度居高不下,曝光量差了不止一个数量级。

“No news is good news”(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这话对于科技圈来说却要分开来看,对于一些从一开始就没有大篇幅,密集报道的企业来说,我们可以认为这句话是对的,因为人家是在好好做事,闷声发大财;而对于一些长期处于风口浪尖的企业来说,没有消息,意味着能提起人兴趣的东西的匮乏,没有更多新的东西出来支撑他的知名度,也是无数企业走向末路的先兆。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新浪微博这条末路,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糟糕的用户体验

谁能给新浪微博下一个定义,它是一个怎样的产品?是社交工具,还是网络媒体,还是一个各种心灵鸡汤小广告的汇总?这个问题,你我答不上来,新浪自己也答不上来。从一开始的仿照 Twitter 的切入,以 140 字的限制,成为一个微型的博客,让用户每天分享自己的感受,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想法不错,美国的模板也非常成功,经过 4 年的时间的历练,超过 5 亿的用户数,是对于他的模式成功的印证。

阅读全文

社交网站用户的十大心理怪习

本文来自@微博UDC设计中心

随着社交网站的红火,大多数的网民不可避免地融入到这股线上社交洪流中。虽然线上社交并非凭空创造,它本身也是现实关系链的转移和变形,但在这个可扩展性更强的虚拟空间中,用户的心理呈现出有别于现实社交的一些特点。以下这十条是笔者在平时观察或研究过程中发现的一些用户心理现象,其中一些可能没有经过严格的论证,也许只代表一部分社交用户,希望与大家分享讨论。

1.  负面的宣泄——坏的总是容易传递出去

有一段时间,大家都在抱怨微博上负能量太多,各种揭秘、爆料、负性社会新闻在微博里转发泛滥。一时之间,正能量成了稀缺补药。有研究表明,情绪愤怒的微博被转发或成为愤怒反应对象的可能性远远大于厌恶、高兴和低落这三种情绪。针对Twitter的博文分析也发现,在检出的203种细分情绪中,负面情绪出现更加频繁,并且更加多样化。回想一下,在写新微博时,抱怨工作不顺、环境污染、办事遇阻、社会不公是不是更容易脱口而出。在社交网络上,负面情绪总是更容易被创造和传递出去。

阅读全文

周鸿祎:传统企业如何面对互联网挑战?

今天过来我想简单分享一下这么多年来做互联网的几个关键词。我今天的讲话,请会议主办方给我打马赛克,因为一举例子就会得罪一些人。

鲨鱼与沙漠:传统企业怎么面对互联网?

我举几个例子。比如说无论是淘宝、天猫,还是京东商城,对于传统零售业的挑战。大家都可以感觉到。再比如通讯运营商,像电信、移动、联通,这些强大的国有企业被腾讯用一个简单的微信,不到3年的时间,基本上颠覆了。

今天很多传统的报纸和杂志,无论它的收入、读者量,都在下降。报纸和杂志被微博、微信以及各种新闻客户端所取代。传统的电视台正在失去年轻的观众,再过两年,人们再也不用每天晚上看电视,每天晚上7点到7点半再看同一个节目了。

阅读全文

创业者该如何看待腾讯的“跟进”

本文摘自知乎问答 “ VC 最爱问的问题:你这个创业项目,如果腾讯跟进了,而且几乎是产品上完全复制,你会怎么办? ”,由知乎用户 朱继玉 回答。

第一,并不是非此即彼!这世界上的东西,有些有一个就够了,有些则多存在一个,给大家多一种选择更好。比如QQ这样的通讯工具,有一个就够了,多了也没用,但是像BBS论坛,则多一个挺好,每一个氛围都会不一样的。

所以,小公司最好是选择做后者,当腾讯过来抢市场的时候,它的大举进入,会大大扩大市场空间,使得更多的人接受这个新事物。人家并不是抢了你的市场,而是帮你扩大了市场。因此,你就可以跟着它发展,利用它快速扩张的能力,实现自己的扩张。只要你能做出自己的个性来,用户通常都会选择在使用腾讯服务的时候,也来尝试一下你的服务。所以在用户身上下功夫,只要做出自己的特色,一定能留住大量用户的。 

阅读全文

Google vs. 死亡:时代周刊专访Larry Page

Can Google Solve Death

和 Larry Page 进行面对面交谈时,你会发现他的声音小得有点难以听清。这是 14 年前的声带神经损伤和去年夏天的感冒造成的,这使他剩下的声带只能十分有限地振动发声。即便如此,Page 也没放慢语速,你必须聚精会神地去听。好在他的话总是值得倾听。

40 岁的 Page 所领导的公司是这个星球上最成功、最出名和最古怪的公司之一。Google 的第一重身份当然是众所周知的搜索引擎巨无霸,在线广告业务是其收入支柱。但同时,它还有 Mibile OS、无人驾驶汽车、可穿戴设备、在线地图、可再生资源和提供网络的热气球等五花八门的业务。这家公司的发展策略就是:赚大钱的主流业务 + 为未来铺路的激进计划。

Page 喜欢把 Google 形容为一家有着“登月(moonshot)”野心的公司。“我不是建议把所有的钱都投给那些冒险性项目上,”他在 Google 总部接受采访时说,“但我们必须抽出一般公司用来研发产品的等量资源,花在那些有着长期影响和更大野心,并且超出普通人想象的事儿上,比如登月之类的事儿。”

阅读全文

社交购物是个伪命题吗?

社交购物是个伪命题吗?

你会因为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在超市货架上同时聊了有关啤酒的问题,然后你们就变成了朋友吗? 变成朋友后,你的关注点是他整天买了那些东西,然后看自己是不是也需要吗? 蘑菇和美丽说是不是只能发展成女性时尚网站,当然我有看到他们正在往这个方向发展。 购物社交,到底从那个点找到社交的元素?男性会不会成为社交购物的主力?

来自知乎 SEMWatch老高 的回答:

两周前参加了一个电商Panel,其中一个环节的受访者是四家公司的营销负责人,分别来自Sears,Neiman Macus, Kroger和Guess,对美国市场有所了解的同学会知道,这四家公司是个相对全面的零售分布:家电百货,奢侈品化妆品服装百货,杂货店(菜场)和服饰。

这个环节中,主持人提的问题之一:2011是社交年。媒体提出了搜索已死,社交当立的说法。现在回头看,社交营销对于电商来说是否过热了?所有受访者第一时间的反馈都是:过热,绝对过热了。Guess的营销总监还不乏尖酸地补充道:如果社交当立,Facebook的广告收入怎么可能只是Google的一个零头?(2011年Facebook广告收入3154Mil,实收557Mil,Google广告收入37905Mil)

对于绝大多数电商行业的营销人员来说,得出社交过热的结论都是本能的,因为电商最关心的是实际转化收入,而社交渠道在这个环节目前相当弱。展开回答时,Sears的在线营销经理提及了一个数据,我没听清数据来源,但大意是根据某调查结果人们对熟人对于产品的评价和推荐有90%的信任度,对陌生人的评价有65%的信任度,对于品牌自己的评价有18%的信任度。也就是说,王婆卖瓜的信任度非常之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