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产品设计总监:设计B端产品的4项基本原则

编译自 Medium

3年前我来到Facebook主管商业产品设计,即便之前只有C端产品经验,但我还是一头栽进了默默无闻却又举足轻重的B端市场。具体来说,我的任务是为Facebook组建商业产品团队,挖掘其作为广告平台的巨大潜力,帮助各类企业精准地触达来自全球的用户,这对我而言是一段全新的征程。

尽管Facebook当时已经在纳斯达克证明了自己,但在商业化上却困难重重,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不擅长设计商业产品,因为在此之前Facebook的商业化算不上成功,整个公司都缺乏这方面能力,这甚至还影响到了我们过去发布的产品。因此,如果我们想做得更好,就必须先想方设法补上这段空白。

于是我们开始探索,对B端用户而言什么才是真正的好产品。能够解决实际问题、易于使用、制作精良——这些确实都是关于好产品的普适定义,但我们更希望为「好的商业产品」确定一个可衡量的标准——区别于C端产品——这将帮助我们更好地检验自己的产品。

然而和C端市场不同的是,企业市场能够借鉴和参考的标杆产品并不多,我之前就写过关于企业工具有多难用这一话题,所以我们的目标不仅是帮助Facebook和广告技术市场成长,更长远来看,让整个企业市场从Facebook的经验中受益。

阅读全文

网页设计简史

via uisdc , 编译自 Froont

互联网的诞生本就是一个奇迹,作为其中最重要的载体之一,网页就是这个大时代最重要的缩影,相关技术、设计伴随着信息共享催动着整个时代滚滚向前。这是一段简短的网页设计发展史,我们可以看到技术、设计与思想的演进,看到无数有识之士改变世界的剪影。本文作者是网站Froont.com的联合创始人Sandijs Ruluks。

当我发现设计网页有多投机取巧的方法之时,就逐渐开始对手打网页代码失去兴趣。的确,许多网页设计的问题并不止一种解决方案,但是很少有方案能解决所有的浏览器兼容性问题。最令我纳闷的是,为什么会有做设计和写代码的分工?随着技术的发展,许多在过去难以解决的问题现在可以轻松搞定,但为什么与此同时一些简单的事情反而越来越难以实现?这些问题的答案并不是简单的是与否,对与错,也许我们需要从网页设计的整个发展历程来寻找答案,找到真正弥合设计与代码之间隔膜的原因所在。

阅读全文

产品经理最重要的能力

via Hi 冒菜

产品经理最重要的能力不是某一项技能,而是「让正确的事情相继发生」。

最近发生了两件有趣的发人深省的事情。

第一件是上周发现我们网页上的新闻标题在不同的系统上显示长度不同。有的可以看到完整标题,有的看到少一个字。类似问题不是第一次出现,之前我隐约觉得可能是跟字体的渲染有些关系,只是让负责这条产品线的产品经理去看看。后来大概随口问了一下工程师,工程师没提原因,只是建议我们对字数控制再严格一点,避免不同环境的显示差异。这事儿也就算结了。

阅读全文

解码知乎:知乎组织架构模型“大剖析”

via 木柄的博客

知乎是目前国内用户平均素质最高的网站,其日均访问 IP 在 60 万以上。对于这样一个用户活跃度极高、产出大量优质内容(UGC)网站来说,如何把内容更好地组织呈现并将其中优质部分的价值最大化,非常重要。

基础模块(1 问题-n 回答-n 评论模块)

知乎基础模块中一个问题对应于 n 个回答,一个回答又对应于 n 个评论,因此我们可以把基础模块称为 1 问题-n 回答-n 评论模块。假设知乎架构模型中仅存在基础模块,将会是一个怎样的场景?那就是信息流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生成新的内容并把旧信息快速替换冲刷掉,这种对基础模块无差别的线性陈列,对用户来说将是一个灾难:

阅读全文

创业者怎样打造团队?

via 简书。题图 via Basecamp

此前说了创业者的心态,创业实际上不是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工作,创业若要成功,首先要分清楚你是怎样的人,未来公司的模型。

如果你的创业项目是一个人即可胜任的,那么专心做产品即可,不必理会我的这篇文章。这样的创业者一般都是自给自足型的,也不大愿意去融资。我知道的,比如temple run的创始人是一对夫妇,Instapaper的创建者是一个人,而且后来他们的规模已经足够大,还是选择不扩张团队。

我也佩服whatsapp的团队,截止被收购时,他们的团队也就50人。想想有些刚刚融资的小团队,就招呼了一大帮人进来做事。如果不是计件类的工作(比如一个人能赚1万块,要赚100万就必须100个人),盲目找人只是糟糕的开始。

招人就涉及到团队,团队就要良好的管理。如何组织一个优秀的团队,如何让每个人都能发挥他们各自最大的作用,是每个创业者必须要思考的问题。

打造团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企业愿景。

阅读全文

宁财神:视频网站的流量都是电视台赏你的

“电视已经是中老年人的专属,年轻人早就不看电视了。”

很久以前,你应该就已经听过这样的说法。而最近,收视调查机构尼尔森公司第三季度的报告显示:年龄较大的观众也在减少看电视的时间:

49岁的美国人每天看电视的时间减少3%,数字视频观看时间增长53%。

25 – 54岁传统电视观看时间减少2%,通过电脑和移动设备观看视频增长62%。

55岁及以上的美国人观看传统电视时长没有变化,但每天用电脑和智能手机观看视频的时间增长55%。

连老年人都要放弃电视了?电视消亡只是时间问题吗?

阅读全文

人品不好的创业者难成大事

人品不好的创业者难成大事

via 36Kr , 编译自 Paul Graham

本文作者Paul Graham,是YC创业孵化器的创始人,一个撼动硅谷的人。他一直把扶持创业公司当做自己的使命,从2005至今,YC已经帮助建立了多达200家创业公司,改写了创业家和硅谷投资者之间的旧秩序,塑造了创建技术公司的新范式。YC最近和斯坦福大学合开的热门创业指导课程《How to start a start up》课程总结一直在36kr连载,希望观看视频的同学也可以移步YC创业社区。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俗话说无奸不商,可为什么现在成功者中少有卑鄙的呢?当然也有例外,但是非常少。

卑鄙的人可不是少数。实际上,是互联网让我们了解到一个人能够被卑鄙到什么程度。过去只有名人和专家才能掌握舆论,现在互联网给了每个人传播的渠道,我们这才能看到那些过去被隐藏在长尾中的卑劣的人和事。

尽管卑鄙的人很多,但是成功者里鲜有存在,难道说,卑鄙和成功是互斥的吗?

阅读全文

北京零点后

文 / 王天挺

很少有人能清醒地意识到,眼前这片隐身辉煌灯火之后的夜幕,既收获着生命,也迎接着死亡;它有着与生俱来的混乱,也有着与之抗衡的秩序;它成批量地生产繁华与梦想,也制造同等规模的欲望与颓丧;它冷眼旁观失败者的挣扎,也不吝于分享实现梦想者的喜悦。

新生命的诞生总是伴随着愉悦、痛楚与混乱,在深夜里尤是如此。每当有孕妇送进医院,夜班助产士芦静所在的待产室就响起急促的警铃,正在休息的她会立刻起身撞开产房的门,开始自己的工作。“宝贝儿,再加把劲!”她那音域宽广的女高音在黑夜里有节奏地响起,直到新生婴儿更加高亢的哭声把它盖过去。

在北京的深夜,大多数即将临盆的孕妇都要拨打急救电话,然后搭乘呼啸而来的急救车前往医院,接受助产士们的帮助。急救车上的标准人员配置是一名医生,一名司机、一个担架工。比如在北京市前门大街的急救中心里—这座中心拥有23辆救护车,2辆急救摩托和一架停在大厅里没有螺旋桨的直升机,32岁的值班医生陆毅就承担了这样的角色。

阅读全文

Ostrich Pillow ® Light

Ostrich Pillow ® 是 Kawamura-Ganjavian 工作室 为 Studio Banana Things 设计的系列枕头,有 基本款便携款迷你款 三种款式。

便携款鸵鸟枕(Ostrich Pillow Light),与基本款趴桌式的枕头相比大大地改良了体积的大小,环状的设计套在头部能遮挡光线以及能紧密地包围头部,眼镜和耳朵都能舒适地依靠在坚硬的表面例如巴士的玻璃,不用的时候可以放在颈部或背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