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王撕葱

via 小道消息

还记得跟林努斯经常吵架的那个产品经理么?他叫王撕葱。

作为产品经理,他当时是助理产品经理,王撕葱确实是经常跟程序员们争吵。如程序员们所知,吵架已经成了产品经理们的必修课。王撕葱知道程序员在背后吐槽自己不懂技术,但他觉得,不懂技术也不怪我啊,如果懂技术还要你们这些程序员干嘛? 再说了,你们这些程序员除了技术之外什么都不懂,情商尤其低,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阅读全文

程序员林努斯

via 小道消息

林努斯是程序员小林的网名。他还曾用过「林怒斯」「林驽斯」「林讷斯」等网名,但用的最多的还是现在用的「林努斯」,时间久了,大家也都这么叫他。小林之所以用「林努斯」做网名,是因为他很崇拜 Linux 创始人,传奇程序员 Linus Torvalds。如果你不知道谁是 Linus 并不要紧,你只需要知道这个人很牛就行了。作为程序员的小林,有自己的偶像,有自己膜拜的大牛。

高中的时候,家境一般的小林算不上学习很刻苦的学生,成绩不好不坏,平时没少跟同学到校外厮混,流连于各个网吧玩游戏,就像那种典型的县城少年。临近高考,小林有点发慌,老老实实突击学习了几个月,高考成绩下来,不算特别理想,但也可以上大学。选专业的时候,小林一口气报了好几个计算机相关的专业。为什么选这个专业,小林太喜欢玩游戏了。上计算机专业,以后自己写游戏该有多酷? 想起来挺带劲儿的。

阅读全文

李建国的幸福生活

via 小道消息

李建国是 TMT 记者小李的笔名,他的本名其实挺文雅的,但现在没多少人知道了。刚来北京工作那会儿,每天跑来跑去的,有一次听到汪峰的《李建国》这首歌,挺受触动,就用来作了笔名,可见他本来就算是个文艺青年。

李建国大学是学文学的,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在北京某媒体工作的表哥说,要不来做记者吧,现在我们单位记者流失挺严重,这个月又走了两个,说是出去创业。媒体正在招新人,薪水不高,不过也是个跳板。

阅读全文

产品经理的七层地狱与自我救赎

via 36Kr

2015年9月12日,Ping++支付在北京开展“创业Ping图”分享沙龙活动。在Madnet协同创新空间里,6位嘉宾各自分享自己所在领域的见解,以下是51社保联合创始人张轶演讲主要内容。

 

第一层地狱:产品经理定义好交互,画好原型图?

当画原型图的时候,产品设计一般来说是最底层。首先从用户的需求开始分析,新的产品经理会忽略在战略范围和结构层的构思,光花在表象上。产品经理最重要的是沟通,跟UI沟通更大的是用UI的语言。很多人跟UI沟通的时候说,我想要小清新一点的风格,或者我觉得这个东西太复杂了。我们强调的话术是想要的页面呈现的是什么元素,比如我觉得不够明显,为什么不够明显,这是有方法论的,可以通过对比、颜色的区分。好的设计师在设计网站的主题色的时候并不是凭空想象的。我见过优秀的设计师做产品的时候,没有坚持老板的决策,他做关于女性的视觉文章时,会把女性相关的物品都列出来,有糖果、芭比娃娃等等,发现跟这些女生相关的物品里面糖果色是偏多的,他就选择糖果色的。所以,我们要学会交流,学会用对方的逻辑思考问题。

阅读全文

我看 360

via 小道消息

春节写了 BAT 三篇之后,一直想写一下奇虎 360 ,又不太敢写,也觉得难写。因为我的一些观点可能跟别人都不一样,趁着 $QIHU 要私有化的当口,写一下。我会根据读者反馈,随着时间推移,再做一两个版本的修正。但还是友情提醒,在阅读这篇文章之前,请保持冷静克制,我只是引发你的思考,不是要你同意我的观点。

中国互联网这么多公司来来去去,360 是一个独特的存在,是唯一一家挑战过 BAT 三巨头的公司,这一点很了不起。当年跟阿里交恶,大打口水战,最后阿里被迫放弃了大搜索业务,放弃了 3721 品牌;跟腾讯打,腾讯激烈反击,逼迫用户「二选一」,事后腾讯复盘反思,选择了开放的战略,成就了今天互联网的另一级;跟百度打,搜索业务奇袭百度,一下子把一群绵羊打醒差点变成了狼,歪打正着还赶上了移动互联网的这一波浪潮。能跟三家公司抗衡而屹立不倒,周鸿祎堪称中国互联网唯一的枭雄。如果用笑傲江湖的人物来形容,简直就是中国互联网的任我行。

阅读全文

我看腾讯

via 小道消息

写过了阿里之后,腾讯更不好写。不好写的原因是对于腾讯最赚钱的业务,也就是游戏这一块儿,我并不熟悉,好在对比其他巨头,腾讯游戏领域一枝独秀,看一下 App Store 游戏排行榜,基本上是腾讯自己家的榜单,游戏领域日进斗金而且相对稳健,倒也无需多费口舌。

国内互联网公司里,阿里市值第一,腾讯次之,百度一直在说自己肯定也是千亿俱乐部里的,找了一堆媒体给自己鼓吹到现在也还也没实现目标。腾讯市值可能反超阿里么? 我看比较悬,谁让你上市地点在香港呢,而且中国经济形势也在帮阿里。历史不容假设,如果阿里也在香港上市,同台竞技,那谁大谁小可就不一定了。阿里上市被迫选了美国,以后估计动不动吃官司,但也会更受资本市场瞩目。虽然市值未必超过阿里,但未来几年,两家公司的营收应该不会差距太大。

阅读全文

我看阿里

via 小道消息

上一篇文章写了百度,到现在为止情绪都还稳定。今天写一下阿里巴巴。关于阿里,不太好写。不好写的原因之一是阿里太大了,作为一个外人,几乎无法看清;二是写阿里存在很大的风险,且不说一大堆人会冲上来骂(有不少人担心会影响他们手里的阿里股票价值而来骂),被骂的话,大过年的影响情绪,另外,也存在收律师信的风险,写点东西容易么?

现在看,阿里跟工商总局的矛盾已经化解,这算是一次「黑天鹅效应」,谁也不会预料到在年底会来这一出。本来不是个大事儿,但是公关层面一反击,就把对方惹毛了,结果出了一点乱子。要不的话,吃个哑巴亏几天的时间也就过去了。中国互联网的群体是习惯忘却的,发个「亚洲出境游折上折 5 元」红包吸引一下大家注意力就行了嘛。假货的问题确实客观存在的,存在的一个原因也是有需求啊,有的用户就是要买假货,只是这个话阿里方面可不敢公开说。

阅读全文

我看百度

via 小道消息

百度毕竟是一家广告收入为主的公司,只是从广告营收规模上看,已经不再是中国广告收入最高的互联网公司了。

前几天百度发布 2014 年第四季度财报之后,一波媒体分析文章来袭,说什么百度已经是移动互联网公司,理由是移动上的收入已经高于 PC,这叫什么逻辑,还不如说百度是医疗互联网公司呢,来自医疗的广告是百度比例最高的部分啊。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说自己变成什么什么公司是非常可笑也是老套的包装方法。诸如此类的中文媒体的意淫只是掩耳盗铃,这些文章的目标用户应该是投资者才是,在自媒体圈子散布这些内容基本上是浪费粮食。

阅读全文

互联网创业,是一袭爬满虱子的华丽的袍

via 钛媒体,作者 超先声

1996年,摩根斯坦利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分析师撰写了一份《互联网报告》,这份包含大量图表和数据长达300页的报告将它的撰写者玛丽·米克尔推上了金钱和权力的巅峰。

1998年,财经杂志《巴伦》称她为“互联网女皇”;1999年《财富》杂志称她是“网络的先知”;《华尔街日报》将她与美联储主席阿兰·格林斯潘和股神沃伦·巴菲特相提并论,称他们是影响市场的“三大推动力”。为了争取让米克尔参加一个会议,维亚康姆公司不惜派出一架专机将她送往百慕大,再尽快送回国,因为还有一场90分钟的演讲等着她。

如今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圈,比起1999年的美国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当年会上网、能搭个网站就能获得投资,仅仅一个网站就能估值上亿美金。而现在,如出一辙。

  • 一个以创业为口号的创始人,毕业之后依靠连续创业给自己开工资,用PPT造出一辆汽车,敢拿一辆不能上路的改装车开新闻发布会。
  • 一个以演讲为职业的女创业者,通过各种媒体作秀来炒作自己,在三里屯开实体店却坚持不到一年就关张大吉,该创业者却到处在万科等传统企业传经布道“互联网思维”和“90后思维”。
  • 一个来历不明、毁誉参半的90学生,被媒体吹捧为中国的钢铁侠,仅用一支视频就参加各路创业大赛、媒体演讲,竟然能挺进大赛最后阶段。

    阅读全文

规模化创新:拒绝被扩张打垮

via 36Kr,编译自 Medium

没有什么是长生不老的——就算是独角兽。但是有些独角兽能活得很久。

令人沮丧的是,消费型产品的生命周期是可被预见的。一个产品的成功,通常是由于引起了一代人的共鸣。世易时移,当这一代人不可避免的老去,拥有不同品味和想法的新新人类将成为主流。这个曾经成功的产品,最终为自己所累,难以突破发展的瓶颈。

在科技界,这个现象始终循环往复。一旦某个产品开始获得大量青睐,它所面临的风险通常来自于为了自身发展而增加的创新成本。这些因素逐渐被放大,导致了产品的最终失败。这种失败典型,即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所说的“创新者的窘境”。

我在第一时间里亲眼目睹无数次这样的失败。在创立和运营了无数的Facebook app,游戏,手机app之后,我学到了这样的经验,一旦某产品赢得了为数不少的首批粉丝,接下来的规模化增长将会面临两个选择: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