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研哉的Exformation哲学

原研哉的Exformation哲学

我(原文作者)原本是冲着设计去的,不想却被原研哉这本《设计中的设计》里 Exformation 的概念击中了。如果说 Jack Dorsey 的处世哲学是对一切做积分,那么原研哉的设计哲学就是 Exformation。

 

Exformation

原研哉在这本书里详尽的介绍了由他设计以及筹办的项目,这些项目尽管各式各样,但其背后主要的逻辑却只有一个,即「Exformation」。

简单来讲,「Exformation」是同「Information」对应的词。如果将 information 描述成获取信息的过程,那么 Exformation 就是在获取信息之后,通过深究我们熟知的事物和资讯 ” 将已知转为未知 ” 的过程,即他所谓的「弄懂我们知道的有多么少」。

比如我们熟知的杯子。我们大概能明白一个杯子是什么,但当你开始尝试去设计一个杯子时,你会发现过去你对杯子的认知少了一点确信,你开始分不清楚杯子和碟子之间的差别究竟在哪里——此时你对杯子的已知变成了未知。这样的思考过程并不意味着你之前的 ” 已知 ” 都被推翻,恰恰相反你被统称为 ” 杯子 ” 的事物又加深了一层理解。

阅读全文

没有人愿意把羡慕轻易告诉你

文 / 马德

[ 1 ]

一辈子活下来,常常是,在最有意思的时候,没有有意思地过,在最没意思的时候,想要有意思地过结果却再也过不出意思。或者,换一种表述就是,在看不透的时候,好看的人生过得不好看;看透了,想过得好看,可是人生已经没法看了。

这句话说得并不绕。其实,人生比这个绕多了。

阅读全文

剧本革命:量化的电影与稀缺的创意

文 / 邓喻静

电影制作当然应该是一个有机的过程,不断修正调适,以符合观众的口味。大数据研究将帮我们做出更好的决策,但他们也担心,逻辑和计算最终会取代过去依赖传统和直觉的做法,从而影响影片质量和节目多样性。

在任何行业,具有预见未来的能力都是经营的杀手锏,尤其在高投资并重视回报的影视业。

过去,影视的票房并非铁板钉钉,就算你有一位金牌导演、一个叫座的明星、一个时下流行的创意,但很大程度上还是靠运气,这一局面如今正悄然改变。随着制作电影的成本越来越高,好莱坞也比以往更加依赖数据研究来减少猜测的成分。

这种数据研究属于新媒体最前沿科技的范畴,它在技术上有一个新名词——大数据(Big Data)分析,其本质是能够对数十亿的信息进行分析,从中获得有价值的洞见。人们或许还记得,本届奥斯卡颁奖礼之前,惠普的研究人员就曾根据Twitter上的数据成功预测了好莱坞的票房。而如今,这种大数据分析的方法已经渗透到好莱坞最后一片创意和老派直觉依然当道的领域:剧本创作。

阅读全文

跨平台字体效果浅析

在对设计稿视觉还原的过程中,经常会产生一些字体还原的问题。

例如,对一些大号文字还原后,实际视觉效果略逊于在photoshop上的效果;对Mac上的设计稿还原,明明用的是“宋体”和“黑体”,但是还原后字型相距较大;而在Windows做好的网页在Mac上看起来字体也有点异样。

这篇文章主要对字体作了一些探讨,主要内容分为两部分:字体可用性分析、字体实际展示效果分析。

一、字体可用性分析

A. 中文字体

值得注意的是,mac和windows下没有通用的中文字体(相关详细对比后续讨论)
具体预装简体中文字体列表如下:
1367055669_19

关于微软雅黑的覆盖率
据统计,近期win7+vista的市场份额之和约在25%左右浮动,此部分用户内置微软雅黑,而对于没有主动安装微软雅黑的XP-的用户,在页面中使用微软雅黑时,文字将使用宋体替代。

阅读全文

网站排名下降后的对策

每当百度新算法上线,都会有很多网站被百度降权,有的网站直接被K掉,有的网站排名下降,SEO的不确定因素很多,比如说网站的排名并不是做上去就能保证不掉下来的,由于各种因素,网站的排名会上下波动,那么当网站的排名突然掉下去,我们应该如何去分析其中的原因呢?只有找到原因都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1、内容以及301作弊

建议网站多采用原创文章,不要使用采集或伪原创的作弊方法,靠采集最终还是要被处理的,写到这想起一个事情,有人问我,现在用跳转作弊还好用不,这个我不说大家也知道,就是靠一些黑帽作弊手段,把一个站的排名和权重提高了之后在用301跳转另一个用白帽优化的网站,这种手段说实话,在过去是可以的,现在的话,百度能不清楚吗?

阅读全文

卢梭:一个孤独漫步者的遐想 [摘录]

那些人串通一气,在自己的百般仇恨中寻找,看哪种折磨对我这颗敏感的心最为残酷。

而在此期间,我一错再错,干了一件又一件蠢事,通过自己的不慎,给主宰我命运的人提供了种种口实。而他们则巧妙地加以利用,终于无可挽回地决定了我的命运。

还有一件事也促成了我内心的平静。迫害我的人使出种种手段,来发泄他们的仇恨,可是由于他们恨我恨到极点,反倒忘记了一招:这就是,对我迫害不停,逐步升级,并不断给我以新的中伤,以不断让我遭受新的折磨。如果他们狡猾地给我留一线希望,至今就还能把我抓在手里,还能把我作为一个取乐的对象,不时用诱铒逗一逗,还能使我因为不断失望而痛苦,恼怒。可是他们一开始就把伎俩全使出来了,不但没有给我留下半点希望,也没有给他们留下任何余地。他们对我无所不用其极,诽谤、侮辱、讽刺、谩骂到极点,也就无法变本加厉了。

阅读全文

Paul Miller:离开互联网的一年

I’m still here: back online after a year without the internet

编者注:本文来自Paul Miller,大约一年前他身心俱疲,决心离开互联网,而一年之后,他却以“I was Wrong”作为文章的开头。度过脱离网络后短暂的“蜜月期”,一切开始往坏的方向发展。对于这一年,他总结道:“我没有想到旅程会以这样的方式结束。现在的Paul是我始料未及的。”

我错了。

一年前我决心戒掉互联网。我认为它缺乏深意、让我产出无能且能“腐蚀我的灵魂”。

正如我一开始计划的那样,我刻意保持“失联”的状态。 过去一年里,我不再“上网”、“查看邮件”、用虚拟大拇指图标点“赞”任何我喜欢的事。 我摆脱了互联网的束缚。

阅读全文

Andy Budd:每个创业企业必须有一个资深设计师

Andy Budd explains why every startup should hire at least one senior designer as soon as possible

在 TNW 举办的互联网大会上,Clearleft CEO、资深用户体验设计师 Andy Budd 登台演讲。他指出,每个创业企业都必须拥有一位资深的设计师。

Budd 认为,一个创意勃发、干劲十足的创业企业,不应该因为产品在设计上的短板而被市场抛弃。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每个创业企业都应该明白设计师对自己的重要性。

阅读全文

拖放三部曲--从“把大象放进冰箱”说起

拖放三部曲——从“把大象放进冰箱”说起

本文来自 Tencent CDC Blog

开篇呈上赵本山和宋丹丹的小品笑话:

要把大象放进冰箱总共分几步?
把大象塞进冰箱要3步:1 把冰箱门打开;2 把大象装进去;3 把冰箱门带上。

这虽是一则脑筋急转弯的笑话,但却提炼出我们生活中将一个物体放进另外一个物体里通常有的3个步骤。

 

1 虚实结合的世界

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我们的生活不仅局限于可触摸的自然环境,而且拓展到无形的虚拟环境中。继而,真实生活中的行为,如购物、交友、娱乐,也会映射到虚拟环境里。虚拟世界中,鼠标、键盘甚至身体的一部分就可以帮助我们完成自然环境中的事情。我们的生活也因为“虚实结合”而越加丰富多彩。

阅读全文

什么是好的用户体验

编者注:作者(chenshucafa)认为,好的用户体验首先满足人作为生物的体验本能,其次在于缓解用户的孤独感。

打从苹果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取得成功后,“用户体验”这个观念也随之鸡犬升天了宛若一条真理般。一夜之间“用户体验”变成了一个人尽皆知的词,不光互联网这帮人随口挂在嘴边,甚至就连我党这么超脱于时代的行政官员都知道要每天大手一挥“我们要注意用户体验”以便彰显出自己的绝对正确和高深莫测。这本是 好事,只是我严重怀疑,这个国家上上下下很可能没几个人搞懂了或者能静下心来去想搞懂什么叫用户体验?因为根据我的观察,近代以来的国人素来没什么的兴趣 去思辨概念,不管是舶来的,还是祖传的,他们都只是非常功利的拿过来披在身上,专长于断章取义,曲解概念。然后大旗一扯,代表用户,达成自己的体验。

“用户体验”在中国的遭遇其实也就和像“民主”“宪法”“共产主义”这些类似的舶来概念一样,虽然没几个人真的明白它的实际内涵,但是确实有超高的 使用率和普及率,基本命运都是被当标题口号天天念叨而已。大佬们有多读过点书的,但水平最多也就能把它总结到“换位思考屁股决定脑袋”、“你要端正为用户 服务的态度”、“注意细节”这样一些其实和用户体验本身没啥关系换个主题也一样有效的结论上去。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反正按字面意思理解,这是一句看起来完 美无缺,绝对正确的话。毕竟谁都可以是用户,至于体验如何反正都是藏在人心里,任你科技再发达,你也无从考证我心之所想。即使有人说出来了也无法印证是否 是其真实的反映。真要逼急了大不了就互相扯皮:“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子非我焉知我不知鱼之乐;子亦非我焉知我不知你不知鱼之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