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网二十年(上)

via keso怎么看

1996年我第一次连上互联网的时候,中国有大约30多万互联网用户。现在想来,当时整个互联网上的内容和服务都极其有限,中文内容更是几乎没有,28.8kbps的上网带宽完全谈不上畅快,但就是感到压抑不住的兴奋——世界触手可及的那种不可思议的奇妙感觉。

当时德国明星周刊的一位记者让我估计一下,到2000年中国将有多少网民,我咬咬牙说1000万。为什么你这么乐观?她问道。中国人很快就会发现互联网的好处,并再也离不开它,我说。

不过在1996年,你能用到的服务,大部分都来自国外。你用着Netscape浏览器,大概会有一个Hotmail免费邮箱,一个GeoCities的免费个人主页,用ICQ跟线上的朋友联络,在Yahoo用AltaVista搜索引擎找东西。

不过很快,第一批copy 2 China的中文服务出现了。你有了163免费邮箱,网易免费个人主页,在QQ(当时叫OICQ)上跟陌生人聊天,用搜狐发现新网站,上新浪看新闻,在当当买书。

1999年,一家互联网公司联合10家媒体,搞了一次「72小时网络生存测试」,引起极大关注。来自京沪穗的20名志愿者,各自被关在一间只有一台可上网电脑的房间里,在有餐厅专为支持此次测试而提供特定送餐服务的情况下,1人中途退出,19人艰难完成生存测试。媒体事后总结,互联网尚不足以支持人们的生存依赖。

那时候我在中网公司,是中国最早一批民营ISP(上网服务提供商)之一。没几年功夫,这些梦想做「中国的AOL」的民营ISP,先后成了互联网的第一批先烈。与此同时,中国上网人数正在以每半年翻一番的速度迅猛增长。

2000年,中国网民数量果然突破1000万,新浪、网易和搜狐也在这一年先后登陆纳斯达克。2000年的科技股股灾,打击了风险资本投资互联网的积极性,但丝毫没有影响中国人拥抱互联网的热情。

性格内向的民族勾搭起陌生人来一点都不含蓄,从来没有过公共言论空间的群体第一次得到发言机会,便迅速把每一个BBS变成语言战场。这几乎是中国网民的典型肖像,前者成就了全世界最大、最完备的即时通信服务,而后者在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BBS或者类BBS服务成为中国最普遍、最具特色的在线服务形态,并形成一个规模庞大的「站长」群体。

2003年和2004年,丁磊和陈天桥凭借移动SP服务和网络游戏,先后坐上「中国首富」的宝座,似乎不但证明了互联网快速造富的能力,还证明了它可能是无钱无权无势无资源的年轻人的最佳上升通道。

2005年,中国网民数量突破1亿。如火如荼的Web 2.0浪潮,让「去中心化」、「群体智慧」、「长尾理论」等观念深入人心,并助推了豆瓣、土豆等一大批新型互联网创业公司,资本市场在沉寂5年后重新变得火热。我在这一年告别工作两年多的天极网,开始辅佐刘韧对IT写作社区DoNews进行商业化。

在对未来满满的期许和渴望中,我的互联网生活的第一个十年结束了,中国互联网的田园牧歌时代也唱完了它最后一个音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