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工程师刘飞的运气

via 小道消息

国内三巨头之一的互联网公司,阿尔弗莱德上市了,股价不错,作为员工的刘飞赚了一笔钱,虽然现在还不能套现,纸面财富,但也让他很振奋。

说起来,为什么刘飞能进入阿尔弗莱德公司,他自己还是挺莫名的。如果你感兴趣,我给大家讲一下这个事情的原委。

事情要从几年前说起。刘飞大学学计算机的,本科毕业也没想清楚,家境还不错的他就读了研究生,读研究生期间跟着导师做项目,也有生活费赚。

导师本来是做基础研究的,做基础研究总要找科研经费,如你所知,国内各种计算机相关的科研课题申报总是罗列各种前沿概念。导师报了一个「大规模数据计算平台的研究与分析的课题」,简称「大数据」,申报课题的材料还是刘飞给写的,东拼西凑了一篇提交了上去。

刚好某地有个学术会议,导师家里遇到一点事情,走不开,导师就让刘飞去看看。刘飞难得有个机会,琢磨着也快毕业了,多去看看也好,导师让秘书给刘飞订好了机票,安排了行程。不料想,刘飞这天飞机还没赶上,他一直有这个磨磨蹭蹭的毛病。到了机场只好改签,改签时间也不怎么凑巧,最后买了一张头等舱机票,机票钱很贵,有点心疼。

上了飞机,闲极无聊,拿出一些论文看了起来。邻座是个长相有点奇怪的中年人,看年轻人在专心看论文,趁着他喝水的空儿,跟他闲谈,「小伙子,这是看的什么啊?」

刘飞看他面熟悉,但想不起来这是谁 – 他倒算是个脸盲症「患者」。心想,说了你也不太懂,哦,「这是关于大规模数据计算平台的研究与分析的,简称大数据吧。」

中年人一听,「哦?什么是大数据?给我讲讲可好?」

刘飞刚写过导师的课题申报,于是就一五一十的讲了起来。讲得中年人不断点头,虽然不甚明白,但是好像感觉很厉害。

刘飞以为这只是一段小插曲。下了飞机,参会,返程,不表。

且说那中年人马总,其实是阿尔弗莱德公司的创始人。他能走到这一步,必有过人之处。见微知著,飞机上学计算机的小伙子都在研究什么大数据,我们公司不也整天嚷着数据数据的么?我们又做了哪些前瞻性的准备呢?

过了一段时间,有天开会,会上马总突然问公司 CTO,你听说「大数据」这个概念没有?我对这个概念很感兴趣,能不能给我讲一下?」

CTO 一听,哎呀,创始人什么时候开始关心起技术概念来了?此事莫非很重要?且说那 CTO 见闻也算广博,根据自己的理解给马总讲了一下,但马总觉得还没听明白。

散会后,CTO 召集管理者,主要是总监级别的管理层开会,会上跟大家说了一下,公司要在大数据方面做点储备。并且交代了这是马总过问的事情。

有个总监回去召集团队管理者开会,说,「公司要进军大数据,我们要马上立项。」这个任务交给了数据团队资深经理。

资深经理回去分析了一下,也是一头雾水(你想像一下这是几年前的事情),那怎么办?公司看起来肯定要做这方面的事情,要不先招人吧,找几个懂的人先进来。

公司开始招聘,找相关背景的人才。广撒网,甚至委托了猎头。

回过来再说刘飞,刘飞刚好也临近毕业,接下来是出国做研究还是找工作之间犹豫未定。偶然看到这家阿尔弗莱德公司招聘「大数据」领域的人才,看背景,自己倒是很符合,就投了简历。

刘飞顺利入职了这家公司。心说,真巧,我的专业现在这么火了。顺便说一下,刘飞的薪酬,也不错。

这天,马总来技术部参观,一眼看到了刘飞,哎呦,这小伙子我认识,这不是给我讲过大数据那个吗?看来我们公司真是有吸引力,把这样的人才都吸引来了。

大数据也的确是方向啊,这一步棋没走错。

马总觉得自己是这个行业真正的战略家。马总现在喜欢给人讲未来是数据时代。

马总总是领先这个时代。

注:本文创意来自以前的一条微博。

 

小道消息 系列文章:

李建国的幸福生活 | 程序员林努斯 | 产品经理王撕葱 | 设计师小美 | 天使投资人卓不凡的不凡之路 | 大数据工程师刘飞的运气 | 快递员刘向东 | 互联网分析师卢一发